dou.png

戏台

2018-03-01 00:30:27





 

Stage.jpg

Stage (2010) | 80×110cm, acrylic on canvas

八年前的旧作。画面内容很是直白:维特鲁威人囿于象征着秩序和禁锢的空调之中,而无头断手的人俑瓷偶兀自粉墨登台,不知今夕何夕。作此画期间听闻了一连串令人沮丧的事件,比如谷歌退出中国,我的情绪自是无比低落的。即便如此,我还不忘一念:一切都只会变得更糟,没准若干年后回望,方觉当年还是嘉年华。我以悲观来预防自己陷入彻底的绝望,这样当大难当头时,我尚能有一点应对的心理准备。这些年一天天挨过来,当初所预感预料的,以及不及想到的,全都发生了,且迅疾地变成了一种正常和日常。而我尚未全然绝望,只因我已及时地侥幸地离弃了那片土地。而我所怀有的,仅仅是对劫后重生的一点期待。这个国族似乎只有靠灾祸来拯救了,影帝那句“多难兴邦”,在当前的语境下有了新的含义。

Detail: the Vitruvian man